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要闻

诸武争锋正文第二十七章引凤亭夜话

2020-07-01 来源:

诸武争锋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引凤亭夜话

夜色清淡,山风习习。

离玉影剑池不远处,有一半悬于天的巨型崖石,崖石造型奇特,远看如祥凤展翅一冲云霄,近看似鸟喙啄食,在夜色的映衬下,鸟喙的形状分外逼真,颇有祥凤引颈啄食夜空的感觉。

祥凤背上建有一座纯木结构的凉亭,凉亭上有一木匾,引凤亭。

引凤亭往北,沿着一条刀背似的山脊拾级而上便是丹霞殿,宫主胧月起居清修之地。

引凤亭垂直往下,穿越一片浮动的缥缈云层便是九处洞天福地。

此时引凤亭内,正有十几人把酒言谈,貌似有些话不投机,借酒消愁之意,一坛坛黑瓷的空瓶被整齐的码在一处,连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阵阵酒香。

就在这时,冷清秋轻轻的靠在向源郎身侧,柔声道:“小哥哥,这么晚了箫剑生还会来吗?”

一身体壮实的少年站起身说道:“我看够呛,三天前他就没敢露面,我听说那小子这几天一直被关在一个叫静听的地方,这次不像上一次,惊动的高层太多了,而且害的大师姐也寸步不离丹霞殿,恐怕这以后即便不被处死,再难有自由之身,依我看咱们还是散了吧。”

向源郎抬头看了看越来越浓黑的天色,平静说道:“他肯定会来。”

一名其貌不扬的少年用眼角凝视着向源郎,喷着酒气说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又凭什么相信他,总的有个说法才行,难不成请我们喝几坛酒,就想让哥几个在这陪你熬夜?向源郎你也想的太美了吧?”

向源郎看着那名似已半醉的少年轻笑道:“凭我姓向,西荒再写不出第二个向字来,还有,这酒不是我请你们,而是你请我们。”

就在那少年脸色微怒的之时,向源郎接着道:“今天叫你前来,并不是想化解掉你和箫剑生之间的不愉快,而是你要给他道歉,还的再付些药费。”

向源郎伸手做了个快快掏腰包的动作,惹的一鹰钩鼻子少年腾一下站了起来,手按剑柄涨红脸说道:“向源郎,我华堂春很好奇,你堂堂的向家二公子,竟然为了一乡下少年得罪许相依,你如此拉拢他,莫非收了什么好处?”

向源郎微微一笑道:“一个人的眼光有多远,他的路就有多长,华堂春,是不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

华堂春略显意外的说道:“向源郎,你是打算让我们哥几个背叛许哥改投你名下?你就不怕得罪了许相依,到时候下不来台面?”

向源郎搂着冷清秋滑软的肩头缓缓起身,笑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养哈巴狗的爱好。”

“你……”

“向源郎,我完颜家族也乃是大金帝国御赐,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是西荒向家二少爷我们就怕你吧?”

向源郎摇了摇头,不屑的看着以完颜家族傲娇的少年,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头,似乎是怕别人听不清,故意大声说道:“完颜是大族不错,不过据我所知,完颜少爷的母亲是一牧民之女,想必你的童年过的并不快乐吧,你母亲视你如珠似宝,指望你出人头地,完颜庆,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叫完颜庆的少年当场怔住,面如死灰,他怎么也想不到,向源郎不仅知道的他的名字,而且还直接点出了他的身世,要知道那段不堪回首的童年生活,这个世上鲜有人知。

完颜庆额前早已布满了汗珠,再不敢和向源郎对视一眼。

眼前这看似温文尔雅的少年太可怕了,字字诛心啊。

向源郎轻笑着又看向那名其貌不扬的少年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叫殷洪烈,早年前殷家曾隶属于奉天朝廷,后来奉天和大金帝国一役后,殷家举家迁移到了西荒,这里面那些不可告人的事,还需要我一一说起吗?”

殷洪烈神色微颤,当即抱拳对着向源郎低声说道:“谢谢向公子不点破之恩。”

殷洪烈倒也识趣,主动的退后了半个身子。

……

“几位都是家世显赫,而且也已经是入门弟子,肯三更半夜的等我一个乡下小子,实在是觉得很荣幸啊。”

十几双目光同时往远处瞅去,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春风且含笑,缓步走来。

向源郎轻笑着让出一个地方,示意箫剑生过来坐,其他人则是各人各表情。

箫剑生冲向源郎点头谢过,清冷的眸子扫过在场的五位少年俊彦,刚才向源郎和这些人对话,虽然他没有听到,但看着五人的脸色,他已经猜到了不少内情。

这些人都是他和上官雪在来时的路上遇到过的,因为对上官雪曾言语轻挑,所以箫剑生早已把这几张脸烂记于心了。

箫剑生冲着鹰钩鼻子少年华堂春笑着道:“当日住宿田舍,你收了我五两银子花出去了吗?”

华堂春暴怒,手指箫剑生眼窝道:“血口喷人谁不会,可有证据?”

他的话音刚落,就见离着他不远处的一个大个子少年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照着华堂春后背就是一阴拳,直接将毫无防备的华堂春打出了引凤亭,如果在多使一份力,怕是此刻的华堂春早已跌落崖石之下了。

只见刚才偷袭人的少年,冲着箫剑生咧嘴乐道:“兄弟高有才,来自大夏国,以后咱们都是自家兄弟,除了许相依之外,有谁敢对箫兄横眉竖眼,你就找我高有才,专爱管闲事。”

向源郎看着高有才欠揍的表情,用眼见瞪了对方一眼,高有才一拍脑门乐道:“当然,有向二爷在,那许相依算哪根毛。”

箫剑生冲着高有才含笑抱拳,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然后转悠了一圈,目光落在穿着学院服的殷洪烈身上。

箫剑生说道:“当日你偷袭我一剑,我也捏碎了你腕骨,这件事就算扯平了。”

箫剑生接着说道:“至于你们四人,在来无极宫的路上,对我上官雪姐姐言语不敬,这件事没法扯平。”

高有才叉着腰横眉立目的帮腔道:“都表个态吧,是不是需要我帮忙才能开口啊?”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如果让他们给向源郎赔礼道歉,几乎没有二话,但是给箫剑生道歉,确实有点低不下头,也开不了那口,一个乡下少年而已,如果今天真低了头,这话传到许相依耳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在打许相依的脸。

少顷,箫剑生笑着说道:“算了,与其听些违心的话,倒不如耳根清净点好,至于道歉这件事,以后我多的时间。”

箫剑生转过身,看着人群中耀眼的两姐妹,冲其中一少女道:“没想到姐姐鹿小跳也在,今天晚上好不热闹啊。”

就在这时,另一名少女看着箫剑生奇怪道:“你怎么知道她是姐姐,而不是妹妹鹿小立?”

不光是鹿小立面带期待之色,在场人中不少都目光炯炯的看着箫剑生。

当日,鹿家双生姐妹进入无极宫,长相也是一等一的出众,第一时间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苦于长相太过相似,那些有意接近的俊彦才子愣是不知道如何打招呼,现在经由箫剑生提起,顿时引起了人们注意。

箫剑生有些犹豫,似乎觉得有些话难以启齿。

高有才憨笑这拍了拍箫剑生的肩头催促道:“你倒是说说啊,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似得。”

在场中,除了像高有才这种天生没心没肺的货,还有几位天生自来熟的少年,竟是主动挤过来,冲着箫剑生贱贱的笑道:“箫兄,你不会是把人家扒了玉米吧?”

箫剑生登时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好在夜色正浓,恰到好处的掩饰住了他的脸色,反倒是有些古怪精灵的鹿小立大方说道:“如果能说的本姑娘心服口服,可以依你一次,如何?”

鹿小跳使劲的拉扯了一下鹿小立,责怪道:“傻丫头,你忘了祖母临行前的话了?”

鹿小立这才努着嘴消停了下来。

箫剑生忽然清了清发干的嗓子,小声说道:“这个世界没有完全一样的东西,人更是如此,就拿鹿家姐妹来说,姐姐鹿小跳文静识大体,眉眼间自带三分慧气,妹妹鹿小立豁达伶俐,唇角有七分稚幼之色。”

一时间,不少眼光往鹿家姐妹脸上招呼,就连刚才被一拳轰出引凤亭的华堂春也是忍着痛,远远的眉开眼笑。

箫剑生压了压手,再次语出惊人道:“还有一点,如果从长成的角度看,姐姐鹿小跳如山波澜壮阔,妹妹鹿小立像峰挺拔娟秀……”

夜色下,这座位于无极宫深处的引凤亭惊呼之声回荡在天际之上。

向源郎没忍心去看被一顿粉拳追打的箫剑生,目光落向了华堂春几人身上。

向源郎冷笑道:“每人一百两银子,酒钱另算,十二瓶窖藏黑狐再算你们一百两,至于你们五人怎么样分摊不管我的事,这些钱三天后交至箫剑生手里便可。”

五人中,其中一名长相自带三分笑的少年看着向源郎说道:“没想到堂堂的西荒向家二少爷也开始抢钱了,有点意思啊。”

“如何?许相依能让你们活的像人,我就能让你们过的像鬼。”

向源郎轻笑不已,他根本不计较别人怎么样看待他。

这好比一棵参天大树,岂会在意下面几株野草如何?

箫剑生被鹿家姐妹追出了很远,他并没急着回到引凤亭,直到向源郎和那帮人讨价还价完毕,箫剑生这才回到人群中间,脸色平静从容,他并不觉得向源郎过分,反而觉得十分的解气,当然,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那钱,一想到能一下子到手那么多钱,箫剑生开始心砰砰乱跳。

就在昨日,向源郎偷偷的溜进静听,说要给他演一出好戏,箫剑生也算是有所准备,不然还不得乐坏了?

……

丹霞殿一处偏僻的院落,在周围幽静的参天古木下显得极其静谧,似乎与无极宫隔绝了开来,很少有动静能传进来,里面的动静也传不出去,这里便是无极宫很特别的一个地方,静听。

三日后,静听的小门被人轻幽的推开一角,华堂春鬼鬼祟祟的将一包白花花的银子顺着门缝塞了进去,临走时他隔着厚重的门板心有不甘的瞪了眼正在打坐的箫剑生,这才愤愤而去。

河北治疗白癜风医院
灰指甲的形成和治疗
灰指甲细菌去除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