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政策

你们这些NPC第一六一章秋雨四搭配

2020-05-21 来源:

你们这些NPC 第一六一章 秋雨(四)

系紧绳索,孙安直起身子来,眉头皱得很紧。

他死了,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只知道他死了。

已知的敌人已经全部消灭,但孙安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来他认为亚马逊在做大生意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众所周知,如果附近还隐藏着别的敌人,那么杀死他的可能是那个人;如果这就是全部敌人了,那么杀死他的很可能是自己,说明白诚那边出问题了。

按照之前的约定,他立即掏出,按了几个键且收益超过活期存款,群发了一则短信,短信的内容非常简单,只有两个符号,一个是黑桃符号,一个是无限符号。

这个死亡标志只有白诚和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知道,能收到的也只有那些人,看到这个标志,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立即改变行动模式,或是采取某些特殊行动,避免死亡。

发短信是最方便快捷的,信息越短发送越快,所有人都能在第一时间收到,还不用担心有人在打而误事,这是孙安受伤住在别墅里的时候就和白诚等人商议好的,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发完短信,孙安装回,开始堆叠尸体。

夜很静,门外浠浠沥沥的雨声不绝于耳,让人心身放松,在某一刻,孙安听到了夹杂在雨声里的“笃笃”声,像是有人在敲门,节奏很快,而且敲击声来自公寓楼内部。

他立即停下动作,弯着腰,抓着一条尸体的胳膊,集中注意力听着动静。

“笃笃笃……笃笃笃……重点实施中小企业成长工程、扶持微型企业发展和加快中小企业服务体系建设。  10月16日”

注意听之后,声音变得明显起来,孙安起身朝着楼梯走去,他以为是先前抓到的那两个人醒了,在用脑袋磕地板,可刚走上楼梯,敲击声再次响起,声源就是楼梯对面那个小房间的房门。

孙安立即走过去打开门,把在后面敲门的白月吓了一跳,她拿着,急忙走出来,刚要说话,看到了走廊上吊着的那排尸体,吓得尖叫了一声。

“怎么?不是叫你们呆在里面别出来嘛,本来只需要出来擦擦血的,既然提前出来了,就一起收尸吧。”孙安笑着说道。

“我有事找你,又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只好敲门了。”白月急促的说道。

孙安没说话,指了指她拿着的。

“啊,我忘了。”白月这才意识到她可以打或发信息给孙安。

“什么事?”孙安看了一眼仍呆在小房间里的陈亦珊、陆佳、唐贤和何若银她们,看到了四张五味杂陈的脸,显然是被白月刚才的尖叫吓到了。

“家里也出事了,老爸可能有危险。”白月看起来十分着急。

“你怎么知道?”孙安好奇的问道,距他发送短信已经过了几分钟,公寓楼里没有出现新的敌人,基本可以确定是白诚那边有问题了;也没有接到,说明白诚活下来了,但恐怕还是活不了太久,除非顺利逃走。

“老爸给我打了,听起来很混乱,而且话没说完他就急忙挂了,我很担心。”白月握着,指节都发白了。

“然后呢?”孙安歪着脑袋问道。

“请你去……看一眼,如果是个……是个……请你救他。”白月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怎么说,孤儿的事只有陆佳接触到了一部分,另外三人完全不知道。

“不可能的,两头跑,两着不着调,他让我保护你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杀的觉悟,老板的话我不能不听啊,而且这边的事说不定还没完,我走了,你被绑走了,我连挨揍的机会都没有。”孙安断然拒绝了。

这些演员又都赞同AA制么? 赵:不尽然

“可是……”白月回头,用求助的目光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四人,虽然心里很清楚这是徒劳的。

“我能提供的只是六十四秒时间,给他一些活命的机会,能不能活下来,还是得看他脑袋好不好使。”孙安转身就走,准备继续处理尸体。

穿过那些吊在天花板上的尸体,他回到门口,又抓起一具湿漉漉、血淋淋的尸体,堆在旁边铺好的塑料布上。

就在俯身准备拾另一具尸体的时候,孙安瞥眼看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吓得“哇”的叫了一声,猛的转过头去。

他实在不擅长应对这种突然出现的东西。

是白月,她赤着脚跟出来了,走过了那些吓人的吊尸,脸色苍白的站在孙安身后,穿着身轻飘飘的睡着,披着长发,还真像是女鬼一样。

孙安拍着胸口,苦着脸看着她。

“当初你说什么来着?不会限制我的自由,只要让你知道我去哪里就行了,我违反了一次,这次不打算再违反了,现在告诉你,我要回家去。”白月已经换了副语气,义正辞言的说道。

孙安愣了一下,他当初确实说过那样的话,还因为白月没有遵守约定,偷跑去找兰斯而监控了她的,这时当然不可能说出“不算数”之类的话来,他不喜欢别人修改游戏规则,自己就更不可能去改了。

没一会,白月换好衣服下来,没有提手袋,只是把枪别在了腰后。

“我们走了,万一之后又来人,她们岂不是要完蛋?”孙安指了指他的小房间。

“她们也一起去。”白月已经做好了她的计划。

“一起去?你这是要把她们往火坑里推啊。”孙安有种第一次认识白月的感觉。

“放心,她们不会搅和进去,我也一样,不会接近别墅的,免得拖你后腿,你把车停远一点,我们就在车里等着你,有问题会打给你的。”白月说着往小房间走去。

她走进小房间,很快又出来了,后面跟着四个人,手拉着手,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外出一样,不停的说着“贴着墙”、“别睁眼”之类的话。

孙安无奈的出门去开车了,白月的计划不错,有可行性,而且看起来十分认真,他不可能真让她一个人回去。

埃尔法行驶在空旷的马路上,车速很快,后面扬起了一片水雾。

女孩们都已经睡着了,只有白月因为担心而睡不着觉,又怕打会使白诚或乔敏分心,不敢询问情况。

二十分钟后,埃尔法停在了一条僻静的小巷里,孙安把车钥匙交给白月,叮嘱她千万呆在车里,便独自一人走进了雨幕,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

-

脑子里有软斑块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分泌物增多是怎么回事
女性痛经有淤血吃什么药
张家界白癜风治疗费用
大同白斑疯医院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