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异界海盗王第一百九十二章禁塔遭遇战节能

2020-10-28 来源:

异界海盗王 第一百九十二章 禁塔遭遇战

就在储君科克和公主安吉尔谋杀皇帝克里扎十六世并发动政变的时候,一个人闷在黑暗石洞中的唐杰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即将发生剧变。

他正满头大汗的用手想将这本魔法书上面的阿克留斯水晶挖下来。

“妈的,这谁镶上去的!这么牢固?”唐杰用了吃奶的力气,都没有办法将这块宝石挖出来,无论他是用手指抠,还是用牙齿咬,这块宝石都纹丝不动,除非破坏这本书,看样子是很难将它弄下来。

可他又不愿意弄坏这本魔法典籍,虽然他不懂魔法,可他并不是傻瓜,这本魔法书他还想保存下来带给菲欧娜看看,喜欢钻研魔法典籍的魔法女王看见这样古老的魔法禁典,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可,可是,不弄坏这本书,我他妈的怎么把阿克留斯水晶弄下来啊?唐杰觉得自己背上密密麻麻的出了一层汗,他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举着烛台,站在原地,东张西望,想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得上忙的工具,可他看来看去,这四周除了书籍还是书籍,倒是有一些魔法卷轴东倒西歪的靠在一个书架上。

唐杰走过去,随手取过一个魔法卷轴,翻腾倒转的打量了一番,他也不知道这魔法卷轴有什么用,但是他捣鼓了一阵以后,发现这魔法卷轴对他用来撬出阿克留斯水晶一diǎn帮助也没有,他忍不住懊恼的将手中的魔法卷轴往石壁上一扔。

这个魔法卷轴两端是圆球形,也不知道是什么金属秘制而成,一端用力一触碰石壁之后,便散发出一阵青色的流光,这阵流光如同波浪一样,迅速在魔法卷轴上面扩散开来。

这个魔法卷轴在空中迅速打开,然后落在地上的时候卷轴发出一声清脆的撕拉声响,魔法卷轴自己破裂开来,一阵刺眼的强光迅速笼罩在这个石洞之中。

唐杰被这突如而来的强光刺得睁目如盲,不自觉的用一只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这什么鬼玩意?”唐杰暗自咒骂,等到石洞中重新恢复黑暗,唐杰这才觉得眼球被刚才的光芒刺得辣的一阵发疼。

唐杰伸手自己揉了一下眼睛,可他刚揉了一下,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眼眶周围毛茸茸的,而自己的眼睛上也传来一阵尖刺扎的刺痛感!

嗯?!

唐杰睁开眼睛,仔细一看自己的手。

却见,这是一只又白又嫩,上面长着xiǎo白毛的……爪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

唐杰瞠目结舌,他连忙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通身都是又细又嫩的白毛,四肢都变成了爪子,还有一根老鼠尾巴在身旁不停的晃啊晃啊……

我靠,我怎么又变成老鼠了?

咦,我为什么要説“又”?!

唐杰跳起来破口大骂,可声音刚出喉咙,便变成了吱吱吱的声音。

唐杰气得昏了头,他都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刚才那个魔法卷轴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手贱去碰那个东西干嘛?!

这倒也不能怪他,这个书架上面摆放的魔法卷轴,几乎全部都是变形术的魔法卷轴,这种魔法卷轴极易发动,只要一碰卷轴两头的圆球,然后撕裂卷轴,蕴藏在魔法卷轴中间的魔法能量便立刻扩散开来,将方圆五米以内的所有生物全部变形。

这种变形法术当初被人创造出来的时候一度被人嘲笑为最没有用的魔法,看似无用,可变形术被人记载在魔法卷轴上的时候,如果用得好,却是不讲道理的极其可怕的大杀器!

因为这种魔法卷轴一旦使用,它释放出来的魔法能量是无视等级的,哪怕是领域强者被这个变形术卷轴的能量所笼罩,他们也会变形!

试想,如果一个领域强者追杀你,而你一个变形魔法卷轴使用出来,然后大伙儿一块变成毛茸茸的xiǎo动物……

领域强者固然可怕,可一个领域级别的xiǎo动物,大概就没那么可怕了吧?

唐杰上蹦下跳的原地蹿了一会,气得晕头转向的他好容易消了diǎn气,自己蹲在地上喘气用爪子挠地,心里面骂骂咧咧:“哪个混蛋把这种鬼东西放在上面?老子变了一次老鼠还不够,还要再变一次?上次变成老鼠就差diǎn丢了性命!”

他一边骂着,一边用xiǎo爪子挠地,挠着挠着,他看着自己又长又尖的爪子,突然间心中一动,咦,我是不是可以用爪子抠抠阿克留斯水晶试试看?

唐杰立刻蹿到那本落在地上镶有阿克留斯水晶的魔法典籍上,用尖尖的爪子沿着魔法宝石和书籍之间使劲一抠。

这块宝石由于外表光滑,唐杰原来用手抠的时候,没有地方借力,所以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将它抠出来,可现在他用又细又尖的爪子伸到宝石和书籍之间的一丁diǎn儿缝隙中间,用力一撬,便立刻将这块宝石给撬了出来!

唐杰大喜过望,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吱吱吱吱……”

唐杰用毛茸茸的两只爪子抓着这块阿克留斯水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可他很快又突然想到,自己虽然得到了一块阿克留斯水晶,可是自己贴身的神器奇迹之箭却被人收走了藏在皇宫的某个地方。

这一得一失,算来算去,好像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唐杰想着想着,又细又长的尾巴在身后不停的晃悠,细xiǎo乌黑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面不停的打着转儿,这条尾巴在眼前不停的晃来晃去,唐杰目光渐渐的落在了自己这条老鼠尾巴上面,他突然间心中一动,人有些呆呆的发愣。

我如果还是人类模样的话,如果去皇宫之中找我的奇迹之箭,虽然不敢説是十死无生,但是九死一生是铁定的!

这里可是皇宫,又不是自家后花园,哪里容得了我四处乱闯?

可是现在……

我他妈的是一只老鼠模样!

没有人会对一只老鼠感到提防吧?

唐杰想着想着,他忽然间觉得这里的一切就像一个巨大的棋盘,有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遇到怎么样的困难,然后提前布置好了每一步棋,他只是顺着这一步一步的棋走下去。

自己刚好想要翘出阿克留斯水晶,就在这个石洞中发现了变形卷轴,自己刚想去偷回奇迹之箭,自己就已经变成了老鼠……

不会这么巧吧?

这是千载难逢的巧合?还是精心布置的预谋?

唐杰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两只毛茸茸粉嫩嫩的xiǎo爪子,他眼神中突然间闪过一抹敬畏恐怖的神色。

可是不管怎么样,先从这里出去再説!

唐杰咬着牙齿,不怀好意的想着,不管是巧合还是预谋,总之要是让我找到那个敢耍我的人,我揍得他老妈都认不出他来!

……

禁塔,克拉克皇宫中防卫最森严最神秘的禁地,它看起来很像一个方尖塔,塔壁的四周雕满了魔法符文,这些魔法符文深奥难懂,在黑夜中闪耀着淡淡的银色光芒,四周许多xiǎo型方尖石凭借着魔法的力量漂浮在周三(12.21)纽约ICE洲际交易所棉花期货转暖禁塔的周围,像是有生命一样一上一下漂浮游动着。

由于禁塔之中存放着毁天灭地的神器,又是皇帝陛下在克拉克高塔躲避藏身的最后一处要塞屏障,因此历代庞德帝国的皇帝们都再三的加强禁塔的防卫,不停的通过工事的修葺来让这座禁塔更加的难以攻破。

这座禁塔的周围几乎全部被挖空,一眼望下去,是深邃的人工河床,下面涌动着暗红色的魔法****,如同岩浆河流,任何事物掉下去,哪怕是最坚硬的岩石,也会被焚毁得一干二净。

在禁塔通往皇宫的入口是一座架空的吊桥,这座吊桥并不算长,大约只有十米左右,但是吊桥上布满了魔法机关,就算是魔法女王菲欧娜来到这里,也会被眼前密布的魔法机关而震慑不敢上前。

在吊桥上面巡逻的魔法卫兵只要发现任何敌情,一旦开启魔法机关,吊桥上的魔法机关便会发动,这些魔法机关足以绞杀上万名精锐士兵的连续冲击,可当对方一旦攻破吊桥,这些漂浮在空中的雕刻着魔法图纹的方尖石,它们会释放出可怕的魔法能量,形成一个强大无匹的保护罩,这座禁塔就会变成一座能够屏蔽空中与陆地任何攻击的坚不可摧的要塞!

这样森严可怕的防御,就算是庞德帝国的历代皇帝,他们这些始作俑者也骄傲的宣称:“这是连神灵都不能踏足的禁地!”

可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不能攻陷的要塞。

在黑夜中,禁塔的吊桥下缓缓蠕动着一个又一个黑暗的身影,他们像是地狱爬上来的幽灵,动作轻缓。

可是,他们攀爬的毕竟是又陡又峭的崖壁,一个人一个不xiǎo心,踩在了一块松垮的石头上,顿时踩下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在崖壁上碰撞着,发出一阵轻微的声音,然后落入了魔法河流之中,消失不见。

在吊桥上巡逻的卫兵听见这个声音,转头目露疑色的想探头去看,可他们刚走到吊桥旁边,却见一只老鼠从吊桥的一侧飞快的蹿过。

这只老鼠大概只有拳头大xiǎo,通体白色,它跑到桥头的时候,突然间停下来,看着吊桥上的卫兵,吱吱作响,一条又细又长的尾巴得意的在空中晃动着,仿佛在説:“来抓我呀,来抓我呀!”

巡逻的卫兵气得笑了出来,他们见过老鼠,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老鼠!

一名士兵气得骂骂咧咧:“妈的,皇宫里面老鼠越来越多了!”

“算了吧,只是只老鼠而已!”一名卫兵呵呵一笑。

另外一名士兵暗自啐了一口,看着老鼠向禁塔里面蹿去,他突然面露疑色:“这老鼠怎么会往这里跑?”

他旁边的卫兵毫不在意的随口説道:“得了,国库里面的老鼠饿疯了,四处乱跑,前两天皇帝陛下的寝宫里面还打死几只老鼠呢!”

説来也很是无奈,虽然这里是威严不可侵犯的皇宫,四处守卫森严,可以説是苍蝇都飞不进去,可是对于这种擅长钻地洞的老鼠,却是防不胜防。

这只老鼠正是唐杰,他站在吊桥的一头,看着吊桥上巡逻的卫兵嬉笑了一阵,心中忍不住想哈哈大笑,他从来没有想过,变形术居然还可以用作“秘密潜入”!

可是他刚刚吱吱大笑了两声,却突然间两只眼珠子瞪得溜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吊桥的一侧轻快的爬上一群黑衣人,他们口中叼着森寒的匕首,眼珠子发出狼一般的绿油油的光芒,在这群卫兵的背后轻手轻脚的摸了上去,然后用手取下口中的匕首,飞快的从后面在他们的咽喉上一抹!!

鲜血飞溅!

唐杰震惊得説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些黑衣人身手敏捷,目光冰冷,倒是让唐杰一下就想起自己在莫三比克的索尔山脉中救下阿加莎曾经遇到的那批黑衣人。

这些黑衣人数量极多,密密麻麻像一群黑蚂蚁一样从崖壁上爬上吊桥,纷纷杀死各处的卫兵,没有引起一diǎn惊动。

可就在他们占领了吊桥的同一时间,帝国魔法学院的米兰德尔带着克里扎十六世的亲卫队赶到了。

不得不説的是,这完全是一个巧合!

米兰德尔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在窥视禁塔之内的神器,因此他警惕性极强的向皇帝陛下请求了援兵,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带着亲卫队赶到的时候,竟然真的看见有人企图攻入禁塔之中,而且是大规模入侵!

米兰德尔怒不可遏,他一顿手中的魔法杖,一股磅礴的魔法力量从他的魔法杖中发出,形成一阵肉眼可见的魔法怒浪,朝着这些黑衣人扑去!

吊桥上离米兰德尔最近的黑衣人反应极快,他们不约而同,纷纷掏出怀中的魔法卷轴,手在卷轴的一端一拍,然后迅速撕裂的魔法卷轴!

魔法卷轴发出的强大魔法力量与米兰德尔的魔法浪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雷鸣般的轰鸣翻滚声,震得大地都在颤动。

米兰德尔脸色铁青,他扭头看着身后的亲卫队:“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需要我下命令吗?”。

亲卫队为首的队长放下自己的面甲,铮的一声拔出腰间的长剑,一声大吼:“亲卫队,前进!”

这一百多亲卫队发出一阵“哗哗哗”的下面甲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片铮铮拔剑声响起,他们排列着一个锥形阵型,步伐整齐,杀气腾腾的朝着吊桥杀去!

而吊桥上的黑衣人则迅速分成了两拨,一波朝着禁塔之内冲去,一波则闷声不响的朝着亲卫队冲了过去!

一场激烈的血战顿时在吊桥上展开!

冲向禁塔的黑衣人脚步噗噗的踩在地面上,密集如同战时鼓diǎn,在他们的面前很快便迎来了禁塔之中的魔法卫兵,这两批人又狠狠的绞杀在了一起。

就在这四周绞杀成一团稀粥的时候,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只丝毫不引人注意的xiǎo白鼠,正飞快的向禁塔深处蹿去。

宝宝奶粉过敏原因
宝宝不爱吃饭咋办
巢湖哪家白癜风医院较正规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