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数据

玄镜司第八百零五章我不想吵架并向你丢了一节能

2020-10-30 来源:

玄镜司 第八百零五章 我不想吵架并向你丢了一颗核弹

“老白真的答应跟你们一起去了?”玉哲涵难以置信的看着古沉,紧皱的眉头半天都没法抹平,这个计划实在太冒险了。

薛冰在旁边端上一壶茶给两人倒满,接着坐在玉哲涵的身边劝道:“我们知道你心中有恨,但是孟晓如果活着也不会希望看到你这么鲁莽的去送死啊!”

古沉一口将茶水喝尽,随手将一个鼓鼓囊囊的口袋放在桌上,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令玉哲涵脸色大变,接着沉声道:“你……”

薛冰尚不明白伸手打开了口袋,一颗颗龙珠滴溜溜的滚到了桌子上来。

“嘶!你们真的疯了啊!”薛冰惊叫出声,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古沉的决心竟然这般坚定。

古沉却完全无视两人的惊叹,“尸山血海的乾坤道果级别高手普遍强于那些野路子,若是没有点杀手锏是没有办法干掉他们的。我的神镜能够复制许多攻击,但是在威力上都会有些减弱。目前唯一能够让我用起来顺手的就是雅典娜之惊叹了,只可惜那需要小雅的信仰之力做引导,如今已经废了。所以我必须要寻找新的招数,毫无疑问,你们孙家的神龙就是其中之一。”

玉哲涵凝眉思考半晌,有些不信道:“你连龙珠都能复制?”

古沉点点头,随手召唤神镜,金光一闪从镜面处掉出六颗龙珠正是之前口袋里的那些,一模一样!“我的神镜很神奇,给我的感觉类似于创造了一个平行的空间,在这里有的在镜子里也会有。但前提是我见过!”

玉哲涵道:“也就是说,如果你见过一次召唤神龙,那你也能复制一条龙出来?”

古沉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一点我也不能确定,目前我的神镜只能复制死物,如果你们召唤出来的神龙没有灵魂,那应该可以,但如果有灵魂,怕是不能成功!”

“所以你才要原物?”玉哲涵有些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跟古沉等人的关系一直不错,他的那颗龙珠其实早就被古沉接触过了,所以若他愿意完全可以全都复制出来,但因为没有见过龙珠合一,所以也只是七颗龙珠而已。

古沉定定的看着玉哲涵,其实他知道,这次来肯定不会无功而返,其实自从知道慈海是另一个魔族余孽之后,玉哲涵就有些灰心意冷了,现在每天做的就是跟薛冰到处逛逛享受生活了,对于龙珠实是并不看重。再加上事先又知道白三道和战十一的表态,所以他不过是表达关心罢了。

果然,玉哲涵没有考虑多久就将龙珠交给了他,“要不我们两个也跟你一起去吧!”

古沉顿了一下,却是摇头笑道:“你们好不容易有了稳定的生活,我却是不能那么自私!”

“这话是怎么说的?你们难道没有更好的未来,可不一样还是要去!”玉哲涵冷脸哼道。

古沉摇头叹道:“这不同,战十一本来就与楚人美有仇。而白三刀却是为了还孟晓的人情,当初能够让古天齐的嘴脸公布天下还是孟晓的功劳。再说,他们本身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死也死得其所!”

玉哲涵白眼大翻,“他们两个知道你这么说吗?”

古沉好笑道:“你当我傻啊,当着他们面当然不能这么说。”伸手拿过最后一颗龙珠塞进口袋,也不拖沓转身道:“就等着我们胜利的好消息吧!”

古沉前脚离开,玉哲涵整个人突然间萎靡了下去,薛冰赶忙扶住他道:“就你现在这身体还想去帮忙?还是老实的在家陪我逛街吧!”

玉哲涵苦笑,“早知道这家伙要收集龙珠,我就不把龙珠练成法宝了,现在解除确实还要自损修为,真是倒霉啊!”

早在当初玉珑儿以自己大婚的名义骗家族子弟回返的时候也给玉哲涵去了信件,只是玉哲涵毕竟跟玉珑儿接触过,所以他清楚的知道以玉珑儿的性格绝对不会答应什么联姻的,这信件必然有假!

本来他想要通知警告家族的,只是当得知这消息是从天机阁的渠道送来时,他便已经大概明白了。老实说,如今他们孙家唯一能够让人惦记的也就只有龙珠了,所以他事先就将造就变成法宝的龙珠还原了,而这自然会损害他的修为。

“尸山血海乃是世间六大派之首,其底蕴之深厚永远超乎世人的想象。我并没有期望他们能够真的将尸山血海干掉,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有资本活着回来。”

心满意足的古沉哼着小曲回到了安王府,就他那开心的样子很难想象其之前一直都在为着玩命在做准备。

“臭小子,到底将他的龙珠也忽悠回来了啊!”一把子不满的声音传来,让古沉愣了一下,沉默回头道:“老头,你该不会阻止我吧!”

古天宝背负双手,不知从什么时候背脊有些弯了,这时古沉才发现,自己的父亲原来也老了。

“我倒是想阻止,但你觉得我这当爹的阻止得了吗?”古天宝说着翻了个白眼,又没好气的哼道:“你这小子就是不孝,就算要送死也该给咱家留点血脉吧,连人命都玩出来过,你拿什么去拼命?”

古沉嘴角狠狠抽了几下,“生孩子这种事哪是我说了算的!”

“哼,宝宝贝贝、狄芸、还有之前后院的那么多女人,也没见你放过哪个,却连个响都没听见,你是不是不行啊?”古天宝眼神在儿子的胯下瞄了一眼,给了他个眼神让其自己体会。

古沉大囧,这被怀疑能力了啊,是个男人就不能忍!“这能怪我吗?我活到现在又是监视又是追杀的,好不容易古天齐挂了又要去青国打架,哪一件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情。我要是不注意点万一让她们变成孤儿寡母怎么办?”

“那你就当初就别去青国啊!”古天宝大怒。

“我要知道小孟会死,打死我都不去!”

父子俩对吼之后便是长久的宁静,古沉红着双眼与古天宝紧紧对视,从孟晓死后就从未露出悲哀的脸色第一次控制不住泪水。他这悲伤憋得太久,憋得太辛苦了,他不是不想发泄下来,只是他想要将其化作仇恨、化作复仇的动力!

他怕这份动力在发泄之后会对即将做的事情产生恐惧,会再次变成贪生怕死天天为了活命而苟且的纨绔子弟!

古天宝靠近过来拍拍儿子的肩膀,伸手将一个银光闪闪的手提箱交给古沉,“当爹的老了,没法再陪你去玩命了。我这魂宝还能使用一次,虽然法则之力能够隔绝大部分威力,但是也足够帮你们抹平低端力量上的差距了!”

当古沉手心握在手提箱的把手上时,一种如心使指的感觉袭上心头,他知道,自己的老爹已经放弃了魂宝将其彻底交给了自己。

“唉?那个古天宝的魂宝很厉害吗?”

老皇叔很是好奇的问道,此时正望着父亲背影沉默的古沉并不知道,在魔族领地自己的先祖正通过神镜将一切收入眼中。

孟晓闻言脸上有一丝深深的担心,什么是兄弟?这特么就是兄弟!没有能不能做,只有该不该做,该做!就一定要豁出一切!古沉为了给他报仇可谓是团结了能够团结的所有力量啊。

老皇叔没有打断孟晓的伤感,过了一会儿孟晓苦笑答道:“那是核弹手提箱,乾坤道果以下,没有领悟法则之力的修士可以瞬间灭杀!而且范围极广,可以说是对付大型势力的大杀器!”

“核弹手提箱?哦,我想起来了,以前还活着的时候曾经见人用过。记得那一次的敌人能够隐形,然后用枪来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这方面的数据瞄准诱导发射。嗯,威力的确很客观。”

老皇叔不愧是老前辈,连孟晓也只是听说过的核弹都挨过。孟晓闻言有些沉闷,看了看老皇叔有些希冀的问道:“不知老皇叔可能通过魂宝传递些消息呢?”

老皇叔自然知道孟晓想做什么,只是苦笑着爱莫能助道:“这你就为难我了,若非是古沉将乾坤镜和阴阳镜合二为一了,我也没法感应到什么。不过我能做的也只是能听能看,根本就控制不了什么。”

孟晓有些失望,只是转眼望向老皇叔的目光又有些犹豫。

老皇叔笑道:“有什么你就问吧,咱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以后我罩着你!”

“不知老皇叔可否解释一下,为何大家对杀死神器传人那般执着呢?”

老皇叔笑了笑,拿过矮桌往床榻上一放,接着坐向一边,“坐下聊吧,这事说来也是可悲。”

孟晓依言落座,只听老皇叔先是叹了口气,那种悲哀的情绪让他心里也颇为难受,只听老皇叔道:“往生树是一种很神奇也很可恶的神器。它可以给你一次新生,但却又让你割不断之前的羁绊。这里所有人都会经历几个阶段,先是时刻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腐烂,这期间任何人去上坟的时候你都能感觉到,看着那一张张悲哀的可是淘宝压根儿也没有想到自己下的金蛋现在成了自己强有力的竞争者脸,心里所受的煎熬是难以描述的。”

孟晓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有些理解了,却听老皇叔又道:“这还只是开始!”

三亚看白癜风去哪里
小儿挑食厌食怎么办
妇产科综合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