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骑士的愉悦征途第五十四章要塞下搭配

2020-05-21 来源: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五十四章 要塞(下)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维吉尔应付了事的完成了自己应该进行的全部文书工作,甚至还想办法从爱德华的口中“套出”了不少在他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讯息。

这位身份尊贵的“首席掌旗官”阁下,年纪居然比他看起来的还要小很多,而且原本的身份是那位“安森殿下”的侍从武官,所以才会被予以如此重要的头衔,来负责接收绿茵河谷要塞的。

维吉尔.布鲁图斯的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任人唯亲”和“年少轻狂”等等的词汇――面前这位刚刚救下了自己的爱德华大人,在他的眼里一下子就变成了背景深厚的世家豪门,很可能还是什么都灵大贵族的后代,否则又怎么会如此年轻的就拥有了这么高的头衔呢?

至于那些圣树骑士们――道理就更简单了,既然是那位安森殿下的亲信和“玩伴”维吉尔臆测出来的,那么将这支重要的重装骑兵交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原本还在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新靠山的书记官,一下子有种掉进万丈深渊的错觉。

失魂落魄的维吉尔像是行尸走r一样离开了司令官的房间,在路德维希的监视下离开了司令塔楼,完全没有了前一天活下来时候的庆幸和喜悦之情,反倒是忍不住开始担忧起自己的未来了。

一想到这位首席掌旗官大人脸上那无比自信的表情,就越是让维吉尔感到害怕――这个狂妄到没有边际的家伙京东宣布,会不会带着整个战旗军团一起毁灭掉?

“你好像看起来特别的奇怪,发生了什么吗?”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把维吉尔吓了半死,转过身去,才看到莱宾努斯正靠在房门外,像是在烤火,有些疲惫的看着自己。

书记官长长松了一口气,擦了把汗,嘴角有些抽搐:“没、没什么。我只是太累了,你也知道今天都发生了多少事情,能活下来真是光辉十字保佑啊啊哈哈哈……”说完了他还呵呵笑了几声。

“你刚刚去见过那位首席掌旗官了对吧?”

莱宾努斯的话让维吉尔的舌头像是打了节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长长叹息了一声:“你究竟想要问什么?”

“没什么。只是好奇罢了。”莱宾努斯了摇了摇头,然后说出一句话让维吉尔惊诧的瞪大了眼睛:“我打算继续在军团干下去……不,应该是我打算向这位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效忠!”

“为什么?!”书记官瞪大了眼睛:“莱宾努斯你和我们不一样!你父亲是都灵贵族,要不是因为这该死的绿茵河谷要塞被包围了,你早就可以回去继承你父亲的爵位。在那个温暖的港口外吹着风,享受温暖的午后阳光了,哪里还用得着和我们一样,留在军团里卖命等死?!”

“因为这是我想要的。”莱宾努斯沉默着摇了摇头,青肿的眼睛慢慢垂了下去,却始终包含着那一份充满杀意的光芒:“我不可能看到父亲死在这种地方,还不为他去报仇。我知道这会很难,但是我必须做到,因为我是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

“我会找到那个战争部落。然后将杀害我父亲的真凶抓出来当然也支持Magic Touch,也可以像Ascend D2那样戴着手套进行操作。,杀了他,让他付出代价!这不是我的权力,这是我的义务,哪怕光辉十字也不能阻止我去完成神圣的复仇!”

说到这里,刚刚还很平静的莱宾努斯紧紧地攥住了拳头,看到年轻人眼中那愤怒的火焰,维吉尔.布鲁图斯除了叹息一声之外,也没有别的能够说的话了。

老莱宾努斯虽然不是什么勇敢的家伙,但确实是一位令许多人尊敬的旗团长;宽容而且温和。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软弱,但也绝对不失为一位值得尊重的长辈。除了军团长易萨特偶尔会说他是个胆小鬼,3日上午不敢在战场上拼命之类的牢s话,也没有人会指责他什么。毕竟战旗军团只是个辅助兵团,大家都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命给丢了。

但是这么一位平时有些软弱的旗团长,却在最后为了能够为军团的弟兄们寻得一条生路,而死在了战场上,除了敬仰之外,书记官维吉尔也想不到别的词汇了。

“况且……我总觉得这位新来的爱德华.威特伍德大人应该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劲。”莱宾努斯突然开口说道:“他会那么自信。应该也是有原因的。”

“或许吧,但是我看到的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说到这里,维吉尔忍不住嘲讽了一句,很是嗤之以鼻:“那简直不像是什么自信,根本就是傲慢,一副都城人的傲慢劲儿,完全没有把瀚土人当成是一回事!”

说到这里,维吉尔就忍不住侃侃而谈了起来:“要我说,恐怕在这家伙眼里,那些城镇的镇民们都会乖乖的把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奉上,只要他这位首席掌旗官大人御驾亲临就可以了――这也难怪,跟着王子殿下出行,恐怕他所有到过的城镇都是将他们封为上宾,根本不用考虑‘后勤’这种小事的!”

满肚子牢s话的书记官还在滔滔不绝的抱怨着,反倒是莱宾努斯沉默了下来,挠了挠头不再去听那些话,只是一声不吭。

在他看来,那位大人应该还没有差劲儿到这样的份上――稍微想一下,能够在战场上凭借一百名重装骑兵扭转局势,甚至救下了整个要塞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狂妄的蠢材?肯定是有着他自己的独到之处,只不过没有显露出来罢了。

尤其是他的举动――换成是任何人面对如此局面,第一个反应绝对是先保住要塞,而他却是想要全歼整个野蛮人部落,这样的狂妄,或许才是自己真正应该追随的――莱宾努斯忍不住想到,如果想要报仇的话,或许就是自己的最佳选择!

而抱有相同顾虑的人,却不只有他们两个――整个绿茵河谷要塞的士兵们,都在各种各样的辗转反侧之中,度过了漫漫长夜,却又在疲惫中睡去,只有还在为这些事情而发愁的人们,依然在黑夜中紧皱着眉头。

“如您所想,爱德华大人――现在至少半个军营的人恐怕今天晚上都难以安眠了。”路德维希.多利安站在后面,看着自己效忠的主人在窗边的背影:“至于会有多少人相信您今天所宣告的一切,恐怕只是个未知数。”

“不用安慰我,亲爱的路德维希――我相信他们今天恐怕都已经把我当成骗子了。”爱德华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只带着圣树骑士们的我,恐怕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完成如此庞大的承诺的。”

“三天之后,马可.塔斯克和艾伦率领的后卫军团就能够抵达绿茵河谷要塞,只要半个月,从海牙堡出发的小古德温就能够带着南方的商队出现在瀚土的小镇上――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就能够明白,我所说的并不是什么谎言。”爱德华微微一摇头:“而这段时间,也会成为考验这些家伙的最佳机会。”

“我要知道,这些渣滓兵那几个城镇里面,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值得我信任的,并且能够效忠于我;而剩下的又有哪些是贝里昂.马尔凯鲁斯的死忠,对于后者我严重表示怀疑,但是也不能彻底排除那种可能性。”

“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亲爱的路德维希?”猛然一回头,一脸调侃的爱德华笑着问道:“看看我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够彻底控制住整个绿茵河谷要塞?”未完待续。

海南妇科医院
脉络舒通丸一瓶多少钱
老年人厌食症原因
口臭口苦吃什么食物好
荆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希爱力他达拉非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