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项目

渺渺仙途二一章阴阳五行竟是传承非死地营养

2021-01-15 来源:

渺渺仙途 二一章 阴阳五行,竟是传承非死地

书友们,我、我以经不想説什么了,定时更新看来是不可能了,实在不好意思,容得我这一阵忙完,每天更新会有,只是不定时。

姑言掩面退去。

“这可是我自己的原本肉身呢。”

眼中怒火喷薄而出:“吴定今遭我以脱困,待我得阴阳五行府传承。咱俩的账在好好算一算。”

忽然抬头,传承洞府开了。

稍稍握紧拳头,掐动法诀,抖开袖袍,纵云飞遁而去。

------

再説陆明,运转真法,沟通此界巽风,寻得道路。带着叶君生、元景到了一处山崖。

纵目下望,虽有録雾遮挡目光,但也能看到这座山崖地势奇特,上下共有三个褶皱,形成断崖。

陆明把袖一拂,按落云头。叶、元二人也随之落下剑光。

略一感应,陆明用风刃割断脚下篙草,又斩了山藤向里走去,不过十几丈便出现一座洞府,山门是两块光滑齐整的青石,上有二十个篆字,“阴阳五行府,天地真妙法。世人按图修,无灾妙真境。”门户上方原是洞府名称所在,现在却只写了个木字。

“这竟是一处传承之地。?”叶君生略微诧异。无论是从之前的石门上八个大字:入此门者,生死莫论。还是森林看,这分明是个邪魅死地。

“何人所留传承?”陆明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五行《类经图翼》曰:“盖造化之机,不可无生,亦不可无制。无生则发育无由,无制则亢而为害。生克循环,运行不息,而天地之道,斯无穷已。”而《易传》云“一阴一阳谓之道”。

妙真境又称自如化境,谓之大自如,一种清澄的、与天同化境界。俗称天人合一,羽化成仙。

而凡人修真成仙则需过三灾方可。所以,欲闻大道,欲成真人,则有三灾,来相侵蚀音食。乃或不悟,成功尽废。

所以这四句的意思是説,阴阳五行之道以被洞府主人掌握,并创成功法。世间之人按他所创功法按部就班的修炼,就可以无灾无劫的达到妙真化境。

再加上前方操纵尸身之事,怎么看也不似正道,言语之中怎么可能客气。

“是或不是,一进便知。”元景推开石门,指着洞府説道。

陆明正要打头望里面走去。忽然如同开了闸门,热雾蒸烟滚滚而出,不断涌来。

一道玄黑遁光往外冲去。叶君生挥手一道剑光呼啸,将玄黑遁光打了个踉跄

陆明哼了一声,催动真元,往那银龙上灌入进去,闪耀生辉,逼得人睁目如盲。

挥手一指,冲玄黑遁光飞去。咔嚓一咬,将玄黑遁光吞入腹中。

吹散雾烟,陆明取出一只玉瓶出来,捏了个秘传法咒,银龙口一张,遁光吐出,投入玉瓶之中。

嘿然一笑,将手并指成剑,阴风炸起,一个神魂显现而出,不过却是若隐若现,恍如虚影。

他二话不説,立刻跪了下来,叩头如捣蒜,哀求道:“请诸位仙长放我一条生路,放我转世投生去。大恩大德来世定当有所报。”

叶君生本就对这神魂感兴趣,凑前来看。不想,仿佛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脸色一变,露出浓浓的惊讶之意,轻咦了声,道:“你们看,这神魂模样不正是那唯一完好的尸骸吗。”

元景diǎndiǎn头。

陆明闻言,玉瓶对准神魂,伸手一指,玉瓶射出一缕青链,将神魂牢牢缠住。

神魂惊骇欲死,在青链中想要挣扎逃脱,可惜他无论用如何手段无法摆脱,一diǎndiǎn收往玉瓶。

这跟凡间官府杀威棒一样。什么也不问,先打你三十大板,之后审问起来就容易多了。

等神魂再次从玉瓶中出来,身形变得更加飘渺,立马跪了在青链上:“仙长慈悲,仙长慈悲,xiǎo人愿将xiǎo人所之一切的告诉三位仙长,只求仙长什么法子折磨于xiǎo人。”

“你是否有个兄弟?身子高挑消瘦,面色蜡黄,看起来沉迷酒色,像是个中年狂生。陆明被父母百般打骂的小洁让银龙叼起玉瓶问道。

“xiǎo人正有个亲生兄他们中有的年迈的父母长,”那神魂快速答道:“一月前,我们兄弟七人探索此地,兄长正是死在了前方密林。”

“七人?”叶君生语带疑问。

“是结拜兄弟。”神魂答道。

叶君生睁大双眼,好像想到了什么,左手一挥,引动木气,凝结成四个人形,道:“可是这四人?”

“是,那木簪道士排行第五,淡蓝衣裙女子排行第七,白发老人带着少女分别是排行第二、第六,吴定则是我们的大哥。xiǎo人兄长排行第三。”神魂略微诧异,抱着一线希望问道:“仙长你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迈曾认识我们兄弟。”

陆明怒极反笑:“好家伙,都被他耍了。”

叶君生却不理他,沉吟一下,问陆明、元景:“在偷袭我们的尸骸中,你们还记得有没有那狂生。”

“你是説,”元景也不是笨人,马上反应过来:“那狂生也有可能神魂尚存。”

“正是如此。”叶君生diǎn头。

“神魂尚存又如何。”陆明不以为然:“赶来,打他个魂飞魄散。”

话音未落,府门骤然爆发一股巨大的吸力。好像一个巨大的地穴,不断的吞吐。

三人各施神通,双脚死死定在地上。

録雾翻腾,狂风肆鋢,天旋地转,待脚下站稳,叶君生睁开眼睛一看,已换了一幅模样。

馐忽黄沙遍地,入目尽是沙风。灼热的高温侵袭来人。

叶君生悚然一惊,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产学结合。但学校就是培养人的地方一抹青光乍现,剑芒形成薄膜,将人从头道尾尽数包裹。

便算他反应如此之快,脚下的布鞋,刚与滚烫的沙子接触这么一xiǎo会,鞋底便薄了一层。

叶君生所遭遇到的,其余两人也不例外。无非是应对手段各有不同而已。

陆明先是淡蓝光罩一现,虽即扫视了下周围,眉头一皱,旋即将灼烧的哇哇叫的神魂收入玉瓶中。

随后,银龙体型虚幻,绕着陆明肉身上下左右游走,全身散发习习凉风,驱散一切灼热。

而元景剑芒透体而出,调节内外温差。

叶君生微微皱眉,手上一招,一手的黄沙被他吸取到手中,稍稍用力,飒飒声中,黄沙尽数化作粉末从指缝滑落。这般情况,他的眉头皱的更紧。

青石篆字上表明,这是传承之地。十有七八的考验都是幻阵之类的。

这般触之有实感的,基本只有神魂记忆被味才有,现在记忆尚存,这应是真实存在。

广州早泄治疗多少钱
重庆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阿卡波糖一天吃几次最好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