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滚动

保卫国师大人第375章杀气高涨节能

2020-10-19 来源:

保卫国师大人 第375章 杀气高涨

他若遂了她的愿,让她建起后宫广纳美男,那么他从此失去执政合法性,因为谁都知道女王的王夫太多,可以随意更换,凭什么傅灵川就能继续执掌大权?他若不遂她的愿,她正好借机跟他闹掰,让天下人都看到女王和国师之间的分歧。

他现在手掌大权的理由是“代王摄政”,如果连庶民都知道女王根本不想让他执政,他的地位与权力都会受到质疑。

就算他能权倾朝野,一样堵不住天下人悠悠之口。更何况,如今的王廷也不是铁板一块,乌塞尔权贵云集,多半都是从各地赶回来的贵族豪门。他们一定很乐意站到女王那一边去。

新夏人又是因循守旧,固执传统,在他们心目中,拥有安夏王室血脉的女王才应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再怎样劳苦功高,也不过是个辅臣。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他反对女王,那么所有功劳都会化作泡影。

如果霏媛还活着,他万万不会陷入眼下的窘境,可是世事弄人……唉!

王乾冷静道:“既如此,大人为何还不出手?”

傅灵川长叹一口气:“我答应过她,绝不阻挠和干涉她的婚事。”

“这非关女王婚事,而是您的大权即将旁落。”王乾进前一步,“您可以不娶女王,那就不算违诺。你却不能随她这样任性下去了。新夏的千秋大业,不能毁在您对女王的好感上。”

“你是说?”

“女王居于深宫,身边又都是您的人。她兀自有底气与您抗衡,凭借的无非就是一身修为。”王乾紧声道,“修为会增长野心,由来最难控制的就是修行者。如今乌塞尔城局势微妙,您实是不宜再放任她下去了!”

这是他第二次提出类似建议了,加上另一个心腹的相同建议,傅灵川其实已经听过三回了。是不同的是,这回傅灵川没有喝斥他,而是很仔细地想了好一会儿。

“说不定,她想迫我出手。”傅灵川沉吟道,“她公然与我作对,怕不就是为了激怒我。长乐智计过人,远非霏媛可比,近来越发看不透深浅了。”

“您早该出手,拖到现在才有眼下这许多事端。”王乾献言,“王廷里面多的是墙头草,女王表态,很快就会有人倒向她那一边。待她势大,您就是想下手都不容易了。”顿了一顿,“她拒绝您多次,或许心中已有人选,若是她扶那人上位,您这里可就被动了。再说乌塞尔城里那许多豪门都希望自家子弟得女王青睐,您只有现在将女王牢牢掌控在手,才能令他们不生贰心!”

听到“心中已有人选”这几个字,傅灵川心里一动,忽然想起了云崕!

这人生得丰神俊秀,本事又大,长乐曾陪他左右,是不是一颗芳心早都给了他?女人陷于情爱时就会格外盲目,云崕那人又邪气得紧,万一她被其迷惑,做出对不起新夏国之事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重重一拍案几:“不能再放任下去!”

……

冯妙君安静候了几天,都不见傅灵川出招,不由得暗自佩服这人的隐忍其中最早的是2003年在菩提径拍摄的游客旅游纪念照。通过旧照片功夫。陈大昌也给她带回消息,那一日驻守在飞瀑山庄的奴婢,隔天就全部被杀了个干净!

傅灵川灭口,不使飞瀑山庄之事走漏一个字。

但是,人总会有底限,此事也泄露出他杀气高涨。

这些日子她也没闲着,接见和安抚了许多门阀,对他们带来的自家后辈也是和颜悦色。

她甚至先后召见了三、四名年轻有为的高官子弟,当然先决条件是个保个俊美。有的陪她用膳,有的陪她去花园散步,还有的陪她去湖边喂鱼。当然,入宫觐见次数最频繁的就是虞琳琅,后者以作画改画为名,足足面见女王三次之多,真要羡煞旁人。

他甚至还带着一个小厮去。

乌塞尔城上流贵族当中已经传开,女王青睐虞家小儿子。虞史长不在,否则这会儿就该笑得合不拢嘴了。

而陪长乐女王喂鱼那人就是平野将军之子朱礼合。当时刚下完雪,他候在湖边一抬头,望见对面走来一名丽人,绛衣如火、姿容胜仙,仿佛银监会提示春节期间警惕三类诈骗活动雪地里怒放的红梅,教人移不开目光。

那一次陪伴只不过是女王找他说说话儿。他就记得女王很美,笑起来更美,甚至还问他许多兵法和战场之事,问他对于天下局势的种种看法。

他一一都答了,待得离开王宫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驱车去找虞琳琅,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胡说八道。他今回仔细看过了,女王明明若美玉无瑕无疵,从脸蛋到身材都挑不出一点毛病,这厮却要胡扯,说人家美貌全靠化妆,瑕疵全凭粉盖,分明子虚乌有!

末了他还要咬牙切齿问一句:“你是不是怕我们入宫侍奉,分走了你的宠爱?”

虞琳琅不答反问:“她找你做什么了?”

朱礼合哼哼笑道:“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温柔极了!”

虞琳琅:“哦。”

这么平淡?朱礼合瞅他几眼,洋洋得意:“你只不过比我多几回机会为她作画,也没甚了不起的。”

虞琳琅还是那一个字:“哦。”有趣,看来女王拖着他出宫前往飞瀑山庄之事,在乌塞尔的上流圈子还没传开,否则“虞琳琅成了女王入幕之宾”这种消息可是会引爆整个乌塞尔城。

那必是傅灵川有意封锁消息,不愿让此事走漏风声。

此人对女王实是有心,并且到现在还未自乱阵脚。

朱礼合轻叹一声:“你说,女王召见我们,是不是有所青睐,打算从中挑选个王夫出来?”

“有可能。”虞琳琅暗自皱眉,只觉这句话听着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你很喜欢她?”

朱礼合这时望着墙上挂画,没留意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那样的丽人、那样的身份,谁能不喜欢?不过她也未必会选我们,呼延家今日觐见,呼延隆也会去呢。那小子长得比你我都好看。哪个姑娘家不是以貌取人?”

“呼延隆。”虞琳琅目光闪动,“何时去觐见?”

“算算时间,应该就是这会儿了。”

锈石加工
婴儿腹泻贴什么牌子好
宝宝积食该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
贵阳房产网